资本超前押宝的少儿编程教育:一半海洋,一半火焰

admin 发表于 2018-07-15 11:11

行业研究

近年来,被誉为“新奥数”的少儿编程教育成了家庭消费市场和教育培训市场上较为火热的创业和投资热点。随着美国STEM教育课程计划的实施推进,以及互联网技术和产业在中国的迅猛发展,编程教育的初始年龄一再探低。

据全球知名编程社区HackerRank的统计,许多新进的互联网从业人员接触时间已逐步探低到儿童阶段。而这一阶段也成为培育青少年接触互联网高新科技的重要基础时间。

相较于其他成熟教培市场,少儿编程细分赛道仍处于萌芽阶段,能自证、自洽的产品仍然有待破土。该市场能否重演英语教育的昨日辉煌,成为新教育消费的“一极”,行业同仁仍需共同探索,厉兵秣马,屯粮筑墙,做好万全准备,方能在爆发之际一飞冲天。

《亲子商业志》对少儿编程教育行业进行了全方位研究,本文从概念、政策风向、行业现状及发展模式、痛点及未来趋势等方面进行了综合分析与论述。

概念解析

少儿编程教育是指,针对3-18岁青少儿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来学习编程语言,基于可视化图形编程工具和基础编程语言构建在线编程学习平台和开源硬件平台,让孩子通过可视化图形编程、代码编程和机器人编程培养动手能力,逻辑思维能力,计算能力等,学习编程来串联各个学科。

它属于素质教育的一个分支,也是国家在基础教育阶段针对AI教育领域下的提前布局,最终达到让孩子成为全科型人才。

编程教育作为STEM教育(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衍生下的新赛道,与K12教育行业进行了有机碰撞和结合,从而实现了K12教育与高等教育STEM专业(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纵向衔接。

同时,青少年编程教育也与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NOIP)等实现了横向联动发展。青少年编程教育所使用的图形化程序设计和趣味化教学也给传统的信息科学课程引入了更多新鲜血液,增加了相关专业教育的细分市场规模。

少儿编程百度指数(2015年1月~2018年6月)

从百度指数的变化可以看出,少儿编程的关注度在2017年末、2018年初开始出现激增。

一、政策风向

1.二孩政策推高教育市场潜在规模,80后父母教育消费欲望强烈

随着2016年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中国出生人口有所突破,上升至1786万人,二孩及以上出生数量也达到新高,约为844万人,2017年新出生人口1758万人,其中二孩以上占比约50%,高达近900万人,学前教育市场的规模也将进一步上升,2016年中国学前教育市场规模约为3800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突破5400亿元。而二孩人口的迅速提升,以及80后父母对子女教育的高度消费热情都是提升教育市场盈利空间的重要诱因[1]。

而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0-2017年我国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均连年保持增长,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平均约9.7%,农村平均约12.5%。与此同时,我国城乡居民的教育文化等消费比重亦呈现同步上升趋势。而全民整体人均收入和消费的稳步提高,也催生了人们在教育领域,尤其是子女早期教育方面的投入热情和能力。

2.政策利好,国家密集布局头部战略

随着我国人工智能国家布局大战略,以及美国对STEM教育的前瞻性投入,使得人工智能和互联网人才培养进一步下沉到青少年教育阶段。

传统的高等教育阶段培养模式似乎已经无法满足互联网和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巨大需要,而人才储备的争夺也从行业上升到国家层面。

仅近几年来,我国已经密集发表多项国家顶级的纲领性政策文件,迅速布局人工智能发展各领域,同时对全民性的教育培训也做了针对性的指示[2]。

以下是2015年以来我国部分涉人工智能的国家纲领性政策文件:

截至2018年6月,先后有广东、天津、辽宁、黑龙江、福建、四川、安徽、福建等8个省市发布发人工智能规划。加上去年已发布政策的省市,全国31省市中已有17个发布了人工智能规划,其中有12个制定了具体的产业规模发展目标。

政策方面最有力的影响,无疑是对升学考试的改革,即让编程与传统教育体制进行融合。各省市也先后在学校开设编程教育课程,2017年下半年起,浙江、北京和山东等省市先后出台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程改革方案,明确将Python编程等内容纳入学校和高考等内容。不仅是高考,南京教育局也已经将编程列入南京中考特招生的范畴内。

教育部考试中心也于2017年10月11日,发布“关于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NCRE)体系调整”的通知,决定自2018年3月起,在计算机二级考试加入了“Python语言程序设计”科目。“编程教育进课堂”已成如火如荼之势[3]。

3.人工智能成为新的全球化共识

全球人工智能投资热度的迅速增长,仅2016年已达300亿美元,2017年增速则高达45%,媒体报道量全面井喷,人工智能成为新时代全球化的重要新共识。

目前,全球已经有16个欧美国家将少儿编程纳入了公立学校的日常课程,有24个国家推广少儿编程课程。

国外少儿编程浸透率较我国高。英国最新的教育大纲规定5~16岁儿童将开始学习少儿编程。

以全球最主要的少儿编程言语Scratch的统计数据为例,美国市场的浸透率达44.80%(全球最高),我国则为0.96%。根据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K12学生人数为4520万人。其中,Scratch美国地区注册用户人数为801万人,美国最大商业化少儿编程服务机构Tynker美国地区注册人数为2250万人。据此推算,美国K12阶段约有 67.5%的少儿已接受在线编程教育,远远高于中国。

2017年9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教育部备忘录,将拨款2亿美元加大对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STEM)的专业教育,尤其是对幼儿园到高中计算机科学教育的支持,同时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宣布与亚马逊、Facebook、谷歌、通用、Quicken Loans及Salesforce等公司联手合作,私募1亿美元用于在全美推行STEM教育,旨在增加美国编程和计算机科学课程和项目。

苹果早在几年前业已在美国推出免费编程应用程序“Swift Playground”,并将2018年的苹果春季发布会主题定为“教育”,同时发布廉价版的iPad和系列教育软件。CEO库克还透露,芝加哥公立大学正在使用苹果设备向37万孩童教授编程技能[4]。

美国HackerRank公司统计的各国5到10岁开发人员间编程比例

与此同时,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巨头好未来(学而思母公司)旗下的摩比思维馆在2017年与美国麻省理工开发的青少年编程项目Scratch达成合作,联合开发少儿编程课程。另一巨头新东方集团也对青少年编程项目“极客晨星”进行A轮注资,布局青少年编程教育行业[5]。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青少年编程教育的发展进入纵深赛道,资本和行业巨头开始下场,青少年编程教育有望成为新时代教育培训行业的重要发展风口,或成为继英语教育培训之后,另一大重要的应试和技能培训细分领域市场。

二、行业现状与发展模式

1. 行业规模

目前,我国英语教育的市场规模是千亿左右,而大多数主流研究机构认为国内少儿编程教育市场规模在100亿左右,市场增速尚不确定。

百亿市场的计算逻辑如下:编程教育的核心授课群体幼儿园、小学、 中学生人数约在2亿左右,而Scratch统计的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渗透率为0.96%并预计每人每年在编程培训领域消费6000元。因此粗略估计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百亿元;且每当渗透率提升1%,市场规模就有望扩大 100 亿。

创新工场投资人张丽君认为:少儿编程5年-10年内有可能涨到数学的市场空间,约为英语的1/2;未来少儿编程有可能跟数学紧密地结合,成为孩子的必修课、成为一种需要培养的核心能力。

2. 商业模式

从提供方和客户方的关系这个角度来看,少儿编程的商业模式可以划分为2B、2 C、2 B&2C。

  • 2B模式

基本模式是为学校提供师资进而提供培训课程,开展STEM类竞赛培训。另外也有向学校或培训机构提供智能机器人等教育设备。

  • 2C模式

通过课程的方式来向孩子教授编程知识,包括在线课程和线下体验店、分校区等。

  • 2B&2C即为二者的结合。

3. 现有行业参与方情况

目前的青少年编程教育参与方大概可以划分为:传统公立教育学校、人工智能信息化企业和新兴的编程教育培育机构。

  • 传统公立学校体系:国务院于2017年7月颁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其中明确要求中小学推广编程教育。目前,江苏、山东等多个省市陆续开设编程等相关课程,但尚未全面铺开,且多为兴趣培育类课程,教育成果转化率存疑,有待检验。

  • 课外教育机构:目前市场上最大的竞争主体,除去传统的教育培训行业巨头以外,众多新兴的青少年编程教育投资项目进入公众视野,并且收获了市场和资本的大量青睐,迎来多轮融资。同时,学生家长群体对青少年编程教育市场也呈现出较高的关注和消费热情。

  • 向市场提供产品的其他信息化企业:通过向教育机构提供智能硬件以及师资课程,进而打入编程教育领域和学校教育体系。例如,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集团(HRG)旗下教育机器人(ROBO-HIT)即为面向青少年儿童得编程教育产品。有关负责人表示,教育机器人在儿童和中小学教学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帮助孩子理解机器人的概念和工作方式,了解机器人各个传感器的功能,学习编写简单的机器人控制程序。而编程教育项目“瓦力工厂”还提供编程教育师资培训和竞赛承办等服务。

三、行业痛点

1. 高成本下经营压力骤升,师资力量羸弱,获客渠道单一。

就目前来看,行业仍处于教育用户和行业探索齐头并进的萌芽期,存在很明显的成本偏高,效率低下特征,管理成本、硬件投入成本较为模糊,单个用户的边际贡献尚未进入稳定期。

○ 师资储备尚未形成完备体系

目前少儿编程教育的师资培训方面刚刚起步,完备的师资培训体系还尚未形成。但同时由于行业处于起步早期,师资筛选和储备成为各个新兴企业所握持的重要资源,行业对师资的需求热度极高。

为弥补企业在师资方面的缺口,企业在对教师进行甄选和培训等过程中,往往在实际操作时并没有严格按照层层筛选的步骤去执行。而目前的师资也缺乏像奥数和英语教育培训行业所具备的成熟行业标准。

○ 用户获取成本偏高

在青少年编程教育的客户推广上,分为线上广告投放、线下地推、熟人推荐三种。针对C端,目前少儿编程教育行业内大多采取线上为主,线下为辅的推广方式进行宣传。但多数线上渠道推广挤占在百度推广搜索等关键词搜索的渠道,引发竞争成本加剧,催高编程教育行业整体推广成本。

随着传统教育培训机构深入编程教育行业,线下地推渠道将呈现后发之势。线下教育龙头品牌拥有既有的大量惯有资源和渠道,将成为大品牌实现弯道超车的重要手段。

企业针对B端市场,采取熟人社交网络获得合作机会后,先免费提供产品,在此基础上提供编程教育的付费内容,形成资源对接战略合作关系,进一步谋求商业合作。通过对付费用户(学生家长)人群画像的描绘能够对潜在消费者进行更精准的营销获客。此外,还有针对地方教育主管机构和公立学校进行捆绑合作,实现B端到C端的两端连结,最大化编程教育行业的政策红利。

2.消费端刚性化需求亟需挖掘,公办院校的重视程度依旧不高。

由于教育政策和高考的强烈指挥棒作用,使得青少年编程教育行业的大部分产品多为直接面向消费者的C端需求构造,仍然具有较大的付费难度。

对于家长来说,少儿编程教育仍然相对新颖,接受程度较低,政策方面虽有支持,但目前尚未有较为清晰的教学规划和评判标准。

此外,行业淡旺季差异显著,造成线下资源利用率低下。因此,选择2B或者2C+2B的商业模式,有效地嫁接公立教育体系,成为部分产品游向竞争蓝海的重要思路。成都的“大思码”立足二三线、拓宽与公立教育机构和主管部门的合作即为典型。

然而,当下公立学校的编程教研安排与“体音美”等艺考学科并无明显差异,发展相对缓慢。

3.部分项目课程同质化程度较高、生命周期短、没有延续性,导致脱课率高、复购率低。

课程同质化严重,存在同行间相互抄袭的情况。这也反映出少儿编程教育企业发展思路较为单一化的特点。除课程内容外,软硬件产品还尚处于打磨阶段,线上课程差异性仅靠趣味性难以为继,课程设计有待提升差异度。

现有机构大多采取“借鉴国外体系+自主研发”相配合的课程设计,整体行业体系性不强。

此外,现在市场的编程教育多为通过Scratch承载的低龄版编程教育以及程序员开发的成人版编程教育,中间缺乏面对青少年的过渡阶段产品。如果不能让课程具有延续性,很难留住已经学完入门内容的学生。因此需构建完整教研体系,避免内容断层。

不少早期项目都采用小班化的线上教学,从教育产品的宣传来看,尚无明显的课程设置上的差异化和个性化特点,容易产生竞争市场“大量撞车”的场景。

综上,优质且独家的教学内容是决胜关键点之一。

四、行业展望

1.政策抓手推动新消费,高考仍发挥“大指挥棒”的重要作用。

青少年编程教育项目,嫁接了互联网产业和教育培训产业这两个典型的政策主导型。国家政策的宽松度和摇摆度将成为影响、乃至决定行业赛道发展深度和宽度的重要纲领性抓手。

一旦编程被列入高考项目或者加分项目,行业会迎来井喷发展,但如果仍是“鼓励开展”,那么市场教育的路还会相对较长。

2. 课内外捆绑是主打方向,与学校合作的“B端”为稳定及客观收入来源,但未来的机会潜伏在“C端”大市场。

作为STEM教育项目的分支产品,青少年编程教育产品越来越成为现有教育体系的重要一节,许多地方政府的教育主管机构已经明确发文,要求青少年编程课程进入学校课堂。而作为衔接学校课堂教学和课外补充课程的重要场景,青少年编程教育产品如同“伸出双手”,“一手”伸到升学考试的体系下,“一手”伸到家长和学生的课外竞争中。

B端:编程正在进入国内许多学校的课程体系和部分省份的升学考试之中,这将催生巨大的B端需求。而如何实现公立机构和教育产品的有效捆绑嫁接,则成为考验线下布局合作的现实难题。

C端:经历了“教育市场”的过程,家长对于孩子在“编程逻辑思维”方面的培养意识已逐渐形成,发达城市家长群体的消费意识也已实现了同步提升,而如何引导这种消费意识成为真正的消费黏性和消费习惯,也考验各家产品如何发挥个性化特点和优势。

3. 教育、硬件相关的成熟企业将以极低的边际成本,试图在少儿编程领域复刻成功,线下布局竞争将愈演愈烈。

中国少儿编程教育这一赛道的投资风口已经形成,2018年将继续有更多企业获得融资。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也将有更多的行业传统巨头下场,新老产品竞争将愈发激烈。

教育巨头与平台型巨头将会通过投资的方式切入这一行业,对于少儿编程教育的创业企业而言,这是对市场“攻城略地”的重要机遇窗口。而机器人培训机构或硬件厂商则为第二类入侵者。

此外,传统行业龙头利用线下渠道进行下沉时,多采取线下连锁分布和加盟店的形式,而这也将成为教育培训行业传统巨头下场的重要手段。线下竞争也会导致以拓展门店数量为目的的收并购发生。

线下渠道的熟人推介传递,学校周边的培训机构的快速反应,也正是线上机构无法比拟的优势。新兴企业如何应对传统巨头的“下场收割”,抢占时机,完成对二三线城市的有效占领,将成为开拓新兴消费群体时所必须解决的重要课题。

4. 差异化、独特市场空间(特定区域)为新创业者造就机会。

现有创业公司大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此后在国内其他地区、二三线城市会有下沉机会。同时,海外市场或成新增长点。

一线城市对素质教育和青少年多方面技能培养更加注重,而二三线城市家长仍然对编程项目与中高考应试的接合度更为看重。这种消费目的和视野的区分,也将极大影响企业后续发展的方向。

人工智能时代,学编程从娃娃抓起!


后记,小编朋友研发了一个游戏化的少儿编程在线课程(5-12岁),游戏化教学结合scratch(一款在线少儿编程工具,类似乐高的积木拼搭),我家娃娃学了几次课,非常喜欢(超预期),16次课才200多块钱,对锻炼孩子的思维能力和动手动力很有帮助。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二维码,关注一下,或微信搜索“大耳猴少儿编程”